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新世纪的决斗(游戏王与性斗的结合)】【作者:hyzero】
【新世纪的决斗(游戏王与性斗的结合)】【作者:hyzero】
字数:1102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决斗之都,梦想的开始

  环绕在耳边的,是观众的呐喊,置身于人声鼎沸的赛场,仿佛要被噪声的海洋吞没,但在特定场合之下它却让人心潮澎湃。

  在昏暗的球形赛场内,一个顶着飞机头,穿着略显怪异的主持人于黑暗中突然出现的那柱光下现身,「Ladysandgentlemen,欢迎来到决斗的舞台,让我们倒计时,迎接我们的斗士吧!」「Three,Two,One!」

  赛场中央突然升起两条交叉的火柱,如长蛇般缠绕在一起,耀眼的亮光遮挡了观众的视线,待人们从头晕目眩中恢复过来时,两个斗士已经站在擂台上,银光闪闪的风衣随风飘舞。两人举起手中的决斗盘,同时喊出「决斗!」「叮~~」尖锐悠长的系统提示音充盈了整个赛场。

  那是少年第一次观赏决斗的情景,赛场上激烈的战斗犹如利刃在少年心灵的石碑上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

  在科技与思想都取得极大发展的31世纪,人们的精力已不放在温饱上,而是更多地去追求一种享受,在这样的背景下,决斗便兴起了。所谓「决斗」,并不是指和过去一样两人持武器拼上性命搏斗,决斗在这个时代被赋予了新的含义。
  决斗是指将投影技术以及影像实体化技术融合应用的一种竞技活动,参加者将使用决斗盘和卡片进行战斗,胜利者有要求失败者做一件力所能及的事的权利。由于决斗【本身的乐趣】以及胜利后的权利,很快便风靡全球,各地都经常举行决斗大赛。而塔纳作为众多都市中决斗文化发展程度最高的城市而被称为决斗之都。

  「丁铃铃铃~现在是3051年6月14日7时30分」床头的智能闹钟响起,并伸出一只机械臂轻轻摇晃睡梦中的少年,「啊呜~」他慵懒地打了个哈欠,走到镜子前,按下了睡衣中央的按钮,转眼之间,一身黑白相间,胸前绣有Duel的校服便替换了之前的睡衣。

  镜子两边中央的小孔中伸出手臂替他整理衣冠,并负责洗漱,整理完毕后,一个有着紫色眼眸,白色卷发,身材略显娇小的少年出现在镜中。「主人,今天的你依旧是美丽动人,啊不,英俊潇洒啊!」

  「奉承的话就免了吧,而且你真的不擅长干这个……」

  「咚咚咚~」「小羽~起来了吗?要是起不来就让姐姐温柔地叫你起床吧~」还没来得及回答门就已经被打开,看到一切已经准备就绪的弟弟,这位姐姐的脸上挂上一副遗憾的表情。「诶,看来我来晚了啊,下次一定在你醒来前进房间~」
  这位弟控姐姐身长约一米七二,眉清目秀,一头飘逸直发垂至腰间,肤如凝脂,身上穿着和弟弟相同款式的校服,裙摆触及膝盖上方,白色丝袜裹在细长的腿上,高挑挺拔的身体上一对约有C大小的胸部轻柔地晃动,紫色的大眼睛不安分地在弟弟身上打转。

  「额,还是饶了我吧……」「星羽,可梦,下来吃饭啦。」

  一坐上饭桌,梦就急于摆弄遥控器,把自己的座位和羽的座位调整到仅有两三厘米的距离,仿佛担心他逃走似的抱紧了羽的手臂。「啊~你这个姐姐怎么当的,妈妈我都替你感到不好意思。羽他刚刚搬过来,我还指望你能帮他熟悉一下塔纳这个城市呢。」

  一旁的母亲把手搭在额头上,无奈地摇摇头。「这个和我亲近羽是两码事,我才没有忘记帮他介绍这个城镇呢,放心吧,有我做向导,不出一个星期就能让羽完全融入塔纳。」

  「那就拜托梦姐了」羽是从一个偏远的小城镇搬到这边来的,眼前的少女是他的表姐,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培养了深厚的情感,而另一位成熟女性是表姐的母亲,她的丈夫在事故中去世,一个人坚强地扶养孩子,还接纳了羽。

  走出家门,一辆辆磁悬浮列车在蜿蜒曲折的轨道上前行,道路上随处可见的机器人为人类辛勤地劳作着,一切都和过去不同了,不论是科技还是人们的观念,羽感慨到,与此同时一段屈辱的回忆显现于羽的脑海中,「……我已经改变了」像是要说服自己似的,羽点了点头。这里是决斗之都,我实现理想的地方!
            第二章、校园的第一日

  「各位,我叫星羽,16岁,我希望能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和各位和谐共处」少年自我介绍完后,便在老师的指示下坐到一位扎着紫色长辫的女孩旁边,她略显圆润的脸上镶着如绿宝石般晶莹剔透的眼睛,她是这个班的班长。

  「星同学,我叫兰馨,如果有什么问题随时可以问我哦,」她有些羞涩,当两人视线相对时,又立刻笑着把头扭转过去,两颊泛红,「嗯,谢谢。」

  老师开始讲课,内容却不是语数英,而是决斗的各种理论和基础知识,因为这里是Duel学校,它是为了培育决斗者而建立的。决斗是作为转校生的他被一群人围住,每个人都不停地向他搭话,「你从哪来的?」「你有什么爱好啊?」
  「你好可爱啊~」回答的话太麻烦,不回答又不礼貌,最后还是兰馨把左右为难的他救了出来。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羽在兰馨的带领下了解这个学校的大体布局,羽跟在后面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女孩。

  与姐姐高挑的身材不同,她的身高并不出众,约一米六五,但整体看来却显得圆润丰满又不显得肥胖,兰馨虽然和羽年纪相仿,却像大姐姐一样温柔,她的笑脸像温暖的春风,迎面吹来,让人心旷神怡。然而在一切都正常进行的情况下,总是会出现一些变数。

  「啊~~~~救命!」前方一辆校内清洁车在走廊里以「奇特的轨迹」一路磕磕碰碰向羽他们驶来,没反应过来的羽直接被撞飞了出去,好在他在空中按下了校服自带的安全系统按钮,在人几乎要挨着地面时后方迅速伸出一个气囊,化解了危机。「你干什么啊!差点就出人命了!」

  「啰……啰嗦,我只不过是出了点小差错而已!」两人争得面红耳赤,兰馨赶忙劝阻「大家都是一个班的,不要吵架啊。」

  「诶?这家伙?」争吵的两人几乎异口同声地表达了自己的惊讶,起身后,扎着金色双马尾,身高和羽相似(约一米六)身体纤细,胸前一马平川的瘦弱女孩用一双如园杏般瞪大的深蓝色眼睛怒目而视。「你就是那个新来的?撞了人也不道个歉,好在我心胸宽广,今天就放你一马。」她先把头部略微抬起,之后又把头侧转过去,露出带有嘲讽意味的笑容。

  「你……」愤怒的少年用手指着无理取闹女孩,却不知要说什么。「哎呦~还不服气?那就和我决斗吧!输了的话,你就要做本小姐的奴隶。」「好啊,决斗吧,我要让你为自己的傲慢付出代价!」两人相约这周周六在学校的决斗场进行决斗,一旁的兰馨没有插手的机会,只是苦笑着……

  一回到家中,羽就对着沙发来了一拳,「可恶!」「怎么了小羽?谁欺负你了?」「梦姐,是这样的……」了解事件的始末后,可梦双手抱拳,为自己的弟弟愤愤不平,「竟然有这样的人,真想揍她一顿,小羽,和姐姐做决斗训练吧,你可不能输给她。」羽虽然憧憬决斗,但他却从未进行过决斗,是个彻彻底底的门外汉,当初被愤怒冲昏了头才接受了决斗邀请,因此心中忐忑不安,姐姐的帮助来得正是时候,可是……

  「但是……我怎么好意思和姐姐决斗啊」「没关系没关系~姐姐会好好疼爱你的,」羽被可梦推上了家中的微型决斗场。

             第三章、初次的决斗

  来到昏暗的地下室,按下墙壁上突出的按钮,机器引擎声便传入耳中,一块画着圆形的地板从中间的一条线开始分离凹陷下去,圆形决斗场地从中升起,两人分别坐在决斗场上正对的高高耸立的两座决斗台上,决斗台座位的前端有一个正好能包裹住下体的装置。「来吧,小羽,把你学校所学的知识在实战中应用,这样才能成长。」「嗯,决斗!」

  「叮~~」整个决斗场发出耀眼的光芒,昏暗的房间被光所覆盖,羽将自己的卡片放在决斗台上的控制面板上的卡牌放置区域,那块区域便向下凹陷进行洗牌,之后又将洗好的卡片「吐出来」 .「嗞~啪嗒啪嗒~嗞~」

  在游戏开始阶段,系统随机决定先后手顺序,每个决斗者从卡堆中抽取3张卡片,此后每回合抽取一张卡片,卡牌总数为30张,用自己的卡片进行「战斗」。卡片分魔法陷阱战士三类,当战士们战斗时,决斗者会和自己的战士在神经上连接,每当战士受到对方战士的「攻击」时,决斗者也会体会到相同的感受,等到某一方的决斗者三次达到界限,就意味着战败。

  「我先攻!」羽将「深渊战士」—攻击力1800防御力1800放置在决斗面板的战士放置区域的中间一格(总共5格),一位身材魁梧,着黑色刺甲手持巨斧的战士于光芒中显现,「覆盖一张卡,结束。」

  在战士的对战中,若两方都处于攻击状态,则由攻击力决定由谁受到「伤害」,若是攻击处于防御状态的敌人,则由攻击力与防御力高低决定谁受到「伤害」,数值差距越大伤害越多。

  「哼哼~是时候让你了解下姐姐的实力了。」可梦将「精灵女剑士」—攻击力1900防御力1600放置,一头金色短发侧边插着轻盈的羽毛,配上白色丝巾,皮肤光滑白皙并透露出健康的粉红色,丰满的胸部被绿色的布料包裹,水蛇腰以及健壮但细长的手臂和大腿装备了银白色铠甲,腿部铠甲上方还露出白色丝袜,一把银光闪闪的宝剑握在手中,「攻击深渊战士!」

  女剑士一跃而起,手中的剑与深渊战士的斧激烈碰撞,「铛~~」战士的斧被压进地面,女剑士一剑划开深渊战士裆部的铠甲,一双小手握住了男根,上下揉搓起来,「呜啊~~」要害被握住,被强制性给予快感的深渊战士发出屈辱的呻吟声。而在决斗台上的羽,此刻也体会到了相同的感受,「啊!这是?!虽然听说过,没想到会这么刺激……」

  「嘻嘻,很舒服吧?向姐姐投降吧,把白色的东西交出来~盖上一张牌,结束。」「呜~才不会投降。」忍受着下体传来的温暖的触感,羽从牌堆中抽卡,「好的,发动魔法卡,巨大化!」深渊战士身上闪现红光,身体不断增大,直至原来的两倍。

  巨大化能在两回合内提升一倍的攻击力,深渊战士转守为攻,提起女战士把粗壮的下体塞进女战士阴道内,大力来回抽插着,女战士在粗暴的抽插下娇喘连连,「啊!好大~」可梦那边也体会到了被巨根抽插的快感,「嗯~不错嘛,不过你落入我的陷阱了!发动陷阱卡,魔法夺取!」

  可梦一边呻吟一边将场上覆盖的卡打开,巨大化的红光转移到女剑士身上,巨大的女剑士压着深渊战士,下体一次次地撞击身下的小虫子,「啊啊啊~~~」
  布满褶皱的阴道不断揉搓着阴茎,小小的阴茎在巨大的小穴中颤瑟瑟发抖,深渊战士极力挣扎着,可女剑士纹丝不动,结果只是加快了自身的终结,最后,深渊战士颤抖着释放了下体,沉浸于甘美的释放感之后在女剑士那充满优越感的视线中化为光粒消失。

  「啊啊啊!?」羽也受不了强烈的刺激射出了自己在决斗场的初精,位于他下体的装置发出电磁波使裆部衣物消失,白浆全部被装置吸收。「呵呵~小羽高潮的表情好可爱,我还要看更多~」可梦舔了舔自己的手指,贪婪地看着星羽。
  「可恶!我才不会输!」星羽振作起来,「抽卡,发动魔法卡,死者复苏!」已经消失的深渊战士重回战场,「再召唤魔龙战士,之后使用覆盖的魔法卡,融合!从卡组中召唤深渊龙战士!」一位身披黑红色龙鳞铠甲的战士从场上出现的黑洞中走出,手中握着散发着紫黑色邪气的太刀。攻击力4000防御力3000比巨大化的女剑士还高出200「攻击!」

  空中一道紫色弧光闪过,女剑士的剑「咔嚓」断成两截,女剑士被龙战士逼至边界,眼看就要被侵犯之时,「从手卡发动魔法卡闪电,破坏深渊龙战士。」可梦并不慌乱,将一张手卡发动,战场上的龙战士被一道雷击中,回到了深渊中。「可恶!不过深渊龙战士在被非破坏时可以发动特殊效果,将作为融合素材的战士召唤到场上。」深渊战士和魔龙战士回到场上,「结束。」

  又到了可梦的回合,「召唤小妖精,」一只约巴掌大小的小精灵发出淡黄色的荧光,远处看去只见一团光球四处飞舞。仔细一看,就能看见她精致的洋娃娃般的面孔,淡蓝色松软长发垂至肩头,听见它绣有精致花纹的翅膀「嗡嗡」的声响,攻击力防御力都为1300。

  发动「小精灵的效果,弱点缠绕。」小精灵闪过迎面扑来的刀刃钻进魔龙战士的赤红铠甲中,战士脖子上突出来一个「球」一路下窜直至裆部,然后像震动棒一样震动起来,「呃呜呜~」小妖精抱住了战士的肉棒然后极力晃动身体,还把自己的小舌头伸进马眼里搅动,钻心的麻痒感传至脊髓,羽和战士都呻吟起来。
  精灵女剑士又故技重施,将深渊战士压在身下,大力晃动腰部,并夹紧阴道,将摩擦力提升至最大,仿佛阴茎随时有可能起火。

  两倍的快感传到羽那里,既有麻痒感又有被大力揉搓的畅快感,一种下一秒就要丢出来的快感充盈了羽的大脑「啊啊啊!!不要这样!」望着弟弟因快感而痛苦的表情可梦竟然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感,她渴望看见更多他因快感癫狂的表情,渴望着让弟弟变成自己的所有物!她把手上仅剩的一张卡慢慢翻转过来

  「最后一击了,发动魔法卡,敏感化,让对手所承受快感增幅3倍。来吧!把你的精液全都射出来,向姐姐我屈服吧!哈哈哈哈哈哈!」可梦心中那份占据弟弟的欲望显现出来,病态地大笑着,魔性放荡的笑声把羽的心理防线彻底击溃!「不要啊姐姐!不行了!啊!」

  大量的白浊液喷射出来,并且在第一次喷射后紧接着第二次喷射,两位战士也跟随主人一同缴械投降,一个在女剑士身下呻吟着,另一个抱着在震动中不断射精的下体,一起化为光粒散去。羽的第一次决斗就以这样凄惨的方式结束了……

  决斗之后,羽因疲劳过度而昏倒,可梦将虚弱的他扶到房间,后悔不已。「我在干什么呀?小羽还是第一次,我怎么都不放点水呢?而且他自幼体弱多病,我怎么可以被欲望吞噬,把他弄成这样啊。」可梦坐在床头,将羽的头部放在大腿上,双手抚摸着羽因疲惫有些苍白的脸颊,心如刀绞。

  「我一定要帮小羽获得胜利!」可梦下定了决心,只有这样才能弥补自己犯下的错误。几个小时后,虚弱的少年从昏迷中醒来,映入眼帘的是那熟悉的紫色美目,而它的主人用一种愧疚的目光看着他,眼眶里闪着晶莹的泪花。「姐姐你好过分啊,竟然那样对我。」

  虽然看到梦的表情后羽已不是那么责怪她,但此刻他不知为何想要更多地依赖眼前的人,紧紧地抱着姐姐撒娇。可能是心有灵犀吧,可梦察觉到了弟弟的心意,只是紧紧搂着他,两人间再也没有交谈,只是感受着彼此的体温。

             第四章、耐力的训练

  第二日,昨天战败的记忆一直在羽的脑中回放,我这么弱,真的能够战胜那个傲慢的女人吗?突然,身旁的兰馨拍了拍他的肩膀,之后他才反应过来老师在叫他回答问题,根本没听的他一脸茫然地站起来,支支吾吾半天不知说什么,引起哄堂大笑,连兰馨也忍不住轻声娇笑。本是很正常的事,但此刻羽却觉得仿佛大家都在嘲笑他的无能。

  在一天的艰辛学习后,踏上回家的旅程,却发现校门口的柳树下多了一抹银白,为何银色的柳枝随风飘舞?那是因为在等着心仪之人啊。「姐姐?」

  「嗯,我来接你了哦~小羽。」两人牵着手走在夕阳染红的街道上,路上行人来来往往,景物不断变换,可他们的姿势却毫无变化。「其实我已经不怪姐姐了,你不用勉强自己来等我的,你的放学时间和我不同吧。」

  在Duel学校,作为一级新生的羽放学时间要比已经是二级学生的可梦晚2个小时,因为他们需要更多时间学习基础理论。「没关系的,我是自愿在这等你的,而且……我想到了增强小羽战斗力的方法!」「真的?!」听到这句话羽暗淡的眼睛又恢复了了光泽,「嗯嗯你听我说哦……」姐弟两又像以前一样亲密地交谈着。

  这天晚上十点,可梦趁着母亲已经睡着偷偷摸摸地潜入羽的房间,望着羽可爱的睡颜和微弱的鼻息,不禁春心荡漾。她掀起被子的一角,钻进被窝中,扒下羽的内裤,握住了羽包着包皮的稚嫩的小肉棒,轻轻抚弄着。「啊~」睡梦中的羽有了感觉,想要翻身来逃避,可是可梦坐在他身上,他怎么动都没办法逃脱姐姐的魔掌,呻吟声一次比一一次大。

  看着弟弟无助地在自己身下扭动,可梦又体会到了决斗时那种掌控着弟弟的感觉,变得情迷意乱,用手抠挖自己的下体,滴滴露水从可梦的「天」降落到羽的「地」。此时羽正处于梦境之中,他梦见姐姐的精灵女剑士用健壮的臀部把他压在身下,用手折磨着他的下体,用嘲弄的眼神看着他就像那个傲慢的金发萝莉一样,他用尽全力,却挣脱不开。

  「不要,啊~」或许是不甘,亦或是下体的快感过于强烈,羽醒了。「诶~姐,你在干什么啊!?」一醒来就看见姐姐握着自己的下体,羽涨红了脸,「嗯哼~帮你增强耐力啊,你不会以为我之前说的那些真的可以帮你变强吧?想要变强,就要训练这根小弟弟才可以呢~」「呜,你要怎么训练啊?」「当然是一直搓它,让它熟悉快感啊,还有,接下来一个小时内我是不会让你射的哦~」说完用力掐了下羽的小棒棒,「哎呀!不要这样,被妈妈看见怎么办啊?」

  可梦把脸贴上羽的胸脯,伸出细舌舔了舔,痒的羽抖了抖,「没事的,妈妈已经睡着了哦,我们有的是时间呢~」肉棒被柔若无骨的手掌包裹摩擦,肚子上还有着一只灵巧又不安分的舌头,不出10分钟,羽就已经无法忍耐了,睾丸紧缩,下身一挺将要喷发之际,可梦一把抓住阴茎根部,巨大的力道把精液死死堵在输精管中。「诶诶诶!!不要,好难受,让我射啊!要死了!」

  「呵呵,这么想射吗?如果想射就求我啊。」虽然一直以来,姐姐给了他很多帮助,他很感激姐姐对自己的爱,但要他向姐姐屈服,他还是有些抵触。
  看到羽闭口不言,可梦心中的征服欲望燃起,在用一只手堵住输精管的情况下用另一只手挑逗龟头,红彤彤的龟头在手指戳弄下一颤一颤,每颤动一下,就要经历一次精液往上冲又被顶回来的强烈痛苦和快感,「啊呀!好痛!不要!」
  「求我吧,求我让你解放吧,哈……哈……做我的小奴隶~我会一直保护你的,把自己交给我吧!」可梦面部一片绯红,呼吸急促,体内强烈的占有欲化作沸腾的血液。一次又一次,精液混成一团在输精管上上下下,但就是出不来,在无数次被寸止之后,羽终于被姐姐强大的气场压倒,「求……求求你,让我射吧,我……是姐姐的东西,我受不了了啊!」

  话音刚落,可梦的瞳孔在一瞬间放大,把握着阴茎的手用尽力气一掐,「啊啊啊!!~」强烈的刺激让羽挺起了腰,待羽腰部呈现拱形之时,可梦将手一松,羽的精液像火山喷发一般喷涌出来。喷射期间,两人一直紧紧相拥,舌头纠缠在一起,许久才分开。

  「说好了哦,以后你就是姐姐的东西了,绝对不能输给那个女人。」「等等,耐力训练的事呢?我撑了多久了?」「诶?!我忘记了!」可梦提起手腕,睡衣上一块区域显示出时间,他们已经玩了2个小时了……

            第五章、终于来临的决斗

  在那一夜后,羽每天都要和姐姐训练耐力,曾经早泄的星羽已经变强不少,可面对姐姐时他总感觉抬不起头来,奴性的种子已经开始萌芽……

  约定之日终于来临,在告别了死缠烂打着要跟着去的可梦后羽向着学校出发。校门口站着的,是自己的宿敌,她身穿一件白色衬衫两边的马尾和胸前系着蓝色缎带,一系黑色长裙从腰间往下覆盖了腿部脚上是一双黑色皮靴。

  「你终于来了,准备好接受自己的失败了吗?竟然要收你这么个差劲的仆人,我还真是辛苦啊~」「呵,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就让我击碎你的傲慢吧!」
  登上决斗台,喊出熟悉的口号,系统的提示音为这场战斗拉开了序幕。
  「我先攻」傲慢的女孩从手中的卡中取出一张卡,将其高举头顶再按在指定区域,「召唤藤蔓女妖」攻击力2000防御力0决斗场上突然出现一块泥潭,几根粗壮的藤蔓从中伸出,把一个上半身为人,下半身由藤蔓组成的女妖拉了出来,散乱的棕色卷发垂至肩头,一对巨乳毫无遮掩,洁白的脸上一双血红的眼睛死死盯着羽。

  「结束」到了羽的回合,抽卡之后手中竟然没有一张战士卡片,于是覆盖三张卡牌后结束。

  「呵呵,没有可以帮你抵挡的战士吗,那就直接承受攻击吧!」由于羽场上无战士存在,藤蔓女妖藤蔓通过他下体的装置直接咬住他的阴茎吮吸,「噗嗞,咕噜咕噜」藤蔓的内部有着无数褶皱,不断给予着羽快感。「盖上一张卡,结束。」耳边藤蔓淫秽的蠕动声和女妖饥渴的目光在腐蚀着羽的心,必须打破这个局面!
  「召唤深渊战士」,身穿黑色刺甲的战士切开藤蔓,挡在羽和藤蔓女妖之间,「从手卡发动魔法卡,左手换盾右手换剑,该回合双方战士攻击力防御力交换」藤蔓女妖的攻击力由两千变为了0「攻击!」

  深渊战士抱起无力的藤蔓女妖,把粗壮男根塞入女妖阴道内,2000的数值差将敏感度提高20倍,让女妖体会到了无尽的快感,只是插入就让其无法忍受,「呀~~好大~去了!」女妖大叫着,只是无力地挣扎几下便高潮了,变成无数光粒,而那边的金发萝莉也是被突如其来的快感击溃,下体喷出的液体全被吸收。「哼,你也不过如此啊。」

  「你!竟然敢让我经历这种羞耻!」被一个从小城镇转来的乡巴佬戏弄,这对心高气傲的她而言是奇耻大辱。

  「好吧,那就让你见识我真正的实力,出来吧少女摔跤手」这位少女身着红色的紧身衣,脚踩绑有许多线条的摔跤长靴,黑色秀发前端中央一束头发垂至鼻尖,两边的头发刚好盖住两鬓,后端发尖触及脖颈与脊椎骨的交界处。常年累月锻炼让其拥有流畅的身体曲线,一身恰到好处的肌肉让身体显得丰满又不至于引起反感。

  攻击力1500防御力1700少女一出现在场地上就立刻往羽所在方向飞奔,在深渊战士准备拦住她时,她竟然双脚顿地,直接跳到羽面前一脚踹在羽的性器上上下磨动,「额?!这是?」

  「这是她的特殊效果,可以直接攻击决斗者,接着发动魔法卡光之护封剑,三回合内不允许对方攻击,结束。」接下来三回合,羽不被允许攻击,只能被动地承受少女脚的侵犯。踩在羽下体上的靴子高速抖动,「飒飒飒飒~唰唰唰~」
  「被踩也会有感觉吗?hentai」少女嘲讽着羽,「哼……谁会喜欢你的臭脚啊。」「是吗,那就让我来试试你喜不喜欢吧~」少女将闲着的那只脚上的靴子脱下紧紧罩在羽的脸上,一股女性特有的浓郁的脚汗味和微微的脚臭味侵入羽的鼻孔。「呜~~里告神呢(你干什么)」

  「当然是测试你是不是喜欢女孩子的臭脚啊。」羽自认为自己不会对味道浓郁的脚有兴趣,可他的分身却已经背叛了他,它高高地顶起裤子,向少女表白自己对于她的脚的痴迷。

  「呵呵,你的这里倒是很诚实啊,好孩子要奖励,坏孩子要惩罚。」少女把踩在羽分身上的靴子也脱下,热哄哄湿答答的脚踩在小弟弟上,左右碾踩,并把刚脱下的靴子换走羽脸上的,更浓郁的味道充满整个靴子。羽剧烈地晃动身体,却无法从臭味中挣脱出来,那靴子像是涂了胶水,死死粘在脸上。阴茎被湿滑的脚戏弄着,那只脚时而用前端轻磨龟头马眼,时而用脚面摩擦棒身,时而用脚跟重踩根部。

  「呜呜~~呜呜~~」被踩在脚下的阴茎抖动起来,预示着界限的到来。「呜!~~~~~」羽被少女的脚征服,迸发出大量白浊液,精液的腥臭和脚汗味混在一起,散发出更为淫靡的气味。「你还记得你刚刚说了什么吗?这么简单就丢了,真是无可救药的变态,还有两次呢,我看就继续用我的臭脚把你剩下的榨出来吧,哈哈哈。」

  少女的眼睛眯成一条缝,俯视着被她凌辱的少年,轻蔑地嘲笑着他,脚上的动作愈加简单粗暴。不知为何,羽感觉自己身体变得虚弱无力,本来高昂的斗志雪崩式下降,难道自己真的这么喜欢女性的脚?自己的敌人正在对面欣赏自己的丑态,而自己却沉浸于女性的臭脚丫子,更何况梦姐还在等着自己的喜讯,绝对不可以就这么放弃。

  像是在牢狱中受刑般的三回合已过,反击时机已到,必须趁此时击败少女摔跤手。羽:「发动魔法卡,融合」敌:「休想,发动陷阱卡,魔法发射台破坏发动的魔法卡」羽:「发动陷阱卡,盗贼的七道具,破坏魔法发射台,深渊龙战士,攻击」敌:「发动陷阱卡淫欲的枷锁」龙战士的阴茎被巨大的贞操带锁住,无法进行侵犯。

  羽:「魔法卡,融合解除」深渊龙战士遁形于黑暗之中,持刀的魔龙战士和持斧的深渊战士又分裂出来,冲向少女摔跤手,敌:「发动陷阱卡,攻击的无力化,终止对方的攻击阶段」漫长的攻防战展开,羽和金发萝莉都已经到达过两次界限,场地上一位战士也没有留下,接下来的抽卡将决定胜负。

  羽把手放在卡堆上,心中想的却不是输赢,而是自己与可梦的约定,自己已经属于她了,若是输了,就是对她的背叛,我绝对不能输!羽闭上眼睛,手中的卡片在空中划出蜿蜒的弧线,羽听到了自己灵魂与卡堆产生的共鸣,直接将看都没看的卡片盖在了场上!

  「什么!?你这家伙不会是放弃了吧」羽沉默不语,但眉目间透露出一种淡然「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到最后还想愚弄我吗,好吧,让我彻底地击溃你吧!召唤——」她还没来得及将战士召唤出来,羽就打开了盖牌—灵魂解放

  「什么!竟然是这张卡!」将自己墓地(消失的战士会在这里)的所有战士从决斗中移除,对方会遭到这些战士的轮流「攻击」(噗嗤,应该是奸淫)。阴茎塞满了她的阴道,肛门,以及嘴,她在「三管齐下」的攻势下两眼翻白,下部的汁液如泄洪般喷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ppaaoo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