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骚妻赋(曹若白篇)】(1.16.6)【作者:超级战】
【骚妻赋(曹若白篇)】(1.16.6)【作者:超级战】
字数:37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春满峇里岛16-6

  然而精彩的还不止如此,可能连曹若白都感到有些意外,因为绿帽公不知何时已敞开裤裆,并且就从两个吉普赛人当中挤了进去,这下子不管是高矮胖瘦,她想把三颗龟头凑在一块可就没那么简单了,在好不容易才在彼此配合之下将三支肉棒并成一排,然后一舌舔三屌的画面才如愿完成,看着贪婪的舌尖和那张淫荡的脸蛋,感触最深、刺激度也最高的应该就是陆岩城本人!

  美女跪地服侍男人的镜头带有性奴隶般的卑贱特色,尤其是这种以一对三场面更是煽情与无品,然而越漂亮的女人在此刻却也显得越加蛊惑人心,只要稍微把持不住,有些色鬼很可能因此去铤而走险,干下新闻报导中那些集体轮奸的桉件,不过眼前的女主角虽然是心甘情愿做为众人的玩物,但绿帽公内心还是不免有一股自己正在犯法的罪恶感油然而生。

  三个龟头一起舔的时间其实不多,因为依照尺寸大小,第一名总是得到美娇娘较多的照顾,因此绿帽公几乎只是个陪衬,不管曹若白如何忙碌,他分配到的额度一直都少得可怜,若不是人家怕他会被彻底冷落的话,恐怕享受的时刻还会更短,不过他并未抱怨,因为老婆的想法和作为他完全可以体会,除了新鲜和堕落的快感以外,能遇到大老二的机会对良家妇女而言肯定不多,尤其是在只有一夜情的状况之下,有谁会不想即时行乐?

  小嘴对上大龟头的表演确实非常精彩,那种吞吐时的滞碍和整颗嚥进去时的满足表情令人印象深刻,其实美娇娘的嘴巴笑起来一点都不小,但平常怎么看都是属于樱桃小口的类型,听说有这特徵的女人都是闷骚族,就爱和男人搞暧昧及偷情的把戏,所以只要碰到对的高手,她们的淫荡程度经常会让床伴大吃一惊,因此绿帽公在欣赏之馀甚至还偷偷地在帮老婆打分数。

  口交时果然是屌越大的就越吃香,不过第二名的卡罗米同样得到了无微不至的照顾,只有陆岩城是聊胜于无,因此在不想让这一节时间消耗太久的情况下,他乾脆抱住老婆的脑袋快速抽插了近十下,接着便在拔出来的同时命令着说:「可以开始让他们玩夹攻了,需要用润滑剂的时候就说一声,还有,我想看你坐在马桶盖被别人往上顶的模样。」

  小小的要求自然难不倒美娇娘,马桶盖一放下来,她立即拉着柯西坐了上去,然后她才双腿大张的正面跨骑上去,如此一来大肉棒如何一吋吋地没入她的下体,绿帽公都可以从后面瞧得一清二楚,这或许是变态丈夫向往的一种快乐,但是曹若白也丝毫都不浪费,正当第一个吉普赛人忙着把玩和亲吻她的乳房时,她连忙把第二个的八吋长屌再次含进嘴里,这一切几乎是一气呵成,因此就算陆岩城不曾公开叫好,可是挤在门口的观众却大呼过瘾。

  从轻摇缓套到快速驰骋,雪白浑圆的屁股绽放出迷人的韵律及光影,投射灯下的曼妙胴体开始有汗珠滑落,不多,但却平添了不少狂野的感觉,而且更让人眼睛为之一亮的是曹若白摇摆不定地螓首,她有时在帮卡罗米大吹喇叭、有时又和科西狂吻个不停,那副极尽玩乐和享受的浪荡模样,简直就是真实版的一代淫姬!假如卡罗米曾经漏精的话,不晓得美娇娘会不会把那些排泄物转喂给科西分享?

  或许以他俩的交情早就有过这样的经验,不过无论是绿帽公还是其他观众,有同样猜测的可能不在少数,因为看他们三个人一副乐在其中、玩得如胶似漆的热烈模样,想叫人不另作联想都有点困难,所以为了要瞧个真确,陆岩城又下了指令:「转过来面对着门口,顺便男人也对调一下,这样观众才会觉得有变化。」
  三个表演者毫无异议,立刻依照绿帽公的安排各就各位,由于马桶是靠在右侧墙上,因此科西必须站在卡罗米的右手边,如此观众可以欣赏的角度便可以宽广一些,而双腿大张倒骑上去的美娇娘也没让大家失望,她那种上下套弄的动作快起来就犹如在跳跃一般,叫人有些耽心底座并不大的米色桶脚随时都可能被压断,再加上她还得偏头去照顾十吋馀长的巨根,那副拚命逢迎及享受的模样可想而知。

  绿帽公这个选择看起来是正确的,因为若是让科西当男主角来玩这一招,大肉棒不时卡在阴道里的镜头肯定不够流畅,但是换成卡罗米却鬼使神差地恰到好处,他的长度刚好可以全根硬挤而入、粗壮的柱身也足够塞满阴道,这种增一分嫌大、少一分嫌瘦的尺寸,简直就是为美娇娘特别量身订制,所以不仅有观众在拍手叫绝,就连陆岩城亦是看的目不转睛,在近距离的睇赏之下,那种淫水随着大肉棒进出在不停淌流的画面,就连成人电影好像都特写不出来,尤其是顺着男人的阴毛滴落在阴囊那一刻,端的是纵欲度百分之百!

  大小阴唇都在开始翻露,两粒硬凸而起的小奶头和阴蒂也全被卡罗米逗弄到怒不可遏,若不是脑袋被科西压住,这时候曹若白应该会想变换一个可以更淫荡的姿势,不过即使如此她也不想让双手闲置,在右手轮流抓弄两名吉普赛人睾丸的情形下,她的左手也将老公一把拖了过去,这下子两支肉棒又被她凑在一块,吸吮起来自然是更加卖力和有趣。

  右脚顶住门框的史帝夫开始在徵询他是否可以加入,虽然他已经自慰到老二都快要脱皮,但是瞧着他亮晃晃的龟头与秃顶相映成趣,绿帽公故意摇着手说:「还不到时候,除非你就要射精,那我就可以让你提早爆浆在她嘴里。」

  听起来虽然有点迷人,但只有傻瓜才会同意这项提议,因此史帝夫马上右脚一缩,并且立定身子大声拒绝道:「不!今晚我一定要把这位大美女的三个肉洞都用过一次才要射精,在此之前不管有多难熬我都一定会忍住!」

  秃头汉子的宣言引起哄堂大笑,但跟他抱持同样心态的保证大有人在,要不然在只剩一个名额之下,又怎会有这么多人聚在门外不肯散去?当然,小俩口也可能突然放宽门槛,或许这才是绝大多数观众内心真正的期待!不过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就在大家都引领企盼着赶快制做三明治时,陆岩城却勐地一把将嫩妻拉起来说道:「站起来扶着栏杆趴好,我要从后面捅屁眼来好好教训你这个骚婆娘。」
  满脸淫笑的曹若白虽然略感意外,但马上就找了一根白铁横杆弯腰趴了下去,这种也不知是要当作扶手或做爱工具的杆子最少有六根,并且是四面墙都有,其中还有一座是有直立脚架的,看起来倒像是种刑具,若是在大坂陆岩城大概能猜个八九不离十,因为在日本这是用来玩角色扮演的必备物品之一,很多假扮的女警、女检察官或女律师及女政客之流,通常就是被铐或绑在这种铁杆上饱受性虐待,滴蜡烛油和用下体罚写毛笔只是小儿科而已,更不堪的是各式兽交和电击游戏,那才真叫不把女人当作万物之灵对待,当然,这儿并非大和民族的地盘,所以绿帽公在帮老婆抹了一坨润滑剂以后,二话不说对准肛门便插了进去。

  长驱直入的感觉总是很过瘾,一想到这么漂亮诱人的雪臀待会儿就要遭受大肉棒的无情开挖,陆岩城不由得也有些心狠手辣起来,以前强走后庭美娇娘老爱叫痛,但这次面对两名吉普赛却毫无惧色,再加上他刚才是用命令式在下达指令,老婆一样顺从的很,所以利用今晚他也想证实一下,是否表面越正经的女人骨子里就越具有喜欢被性虐待的本质在灵魂内潜伏?

  狭窄的肛管收缩力十足,即使业已润滑过,可是龟头与柱身都仍有被束缚住的感觉,尽管抽插起来并无滞怠,但顽强的括约肌就宛如是一层铜墙铁壁,无论绿帽公如何冲肏好像都难以突破,那种既碰不到底又拓宽不了边际的独特感受,却能够产生强烈的磨擦,有人说走后门比帮处女开苞还过瘾或许就是基于这个因素,听说男同性恋者会偏好此道也是同样原因,不过当丈夫的应该是另有理由才对。

  勐烈的三次冲肏都是把美娇娘顶到脑门撞墙为止,如此周而复始的蹂躏之下,男人的喘息和女人的呻吟混合成一首肉体的交响乐,纵然旁边就站着两个吉普赛,但无论他们的老二有多粗长,陆岩城都有把握可以在体能及耐力方面取胜,因为凭恃着优异的腰力和高人一等的抽插速度,能与他互别苗头的男性绝对不多,所以为了要扳回一城,绿帽公几乎是火力全开地展开了第四次的攻城掠地。

  玉手有时候紧攀着横杆、有时候则撑在墙上或大腿,但是当垂荡的双峰再度沦陷在吉普赛人手里,美娇娘忍不住开始拍打着壁板大呼小叫起来,只是她愈是频频回头嘶吼,老公的动作便愈加粗鲁和残暴,若不是耽心把雪臀打的太红会有碍观瞻,陆岩城还真想趁机好好修理她一顿,不过想归想,真要把这个如花似玉的浪蹄子当作破铜烂铁随便乱打乱踢,那可就得另作考量了。

  至少过了十分钟绿帽公才退下来让科西接棒,然而事情正如预料,巨大的尺寸绝非美娇娘的后庭所能承受,在连试了快十次以后,这傢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放过唉声叹气的小荡妇,不过小径可免大道却绝不轻饶,在连姿势都懒得改变的情况之下,大肉棒毫不留情地一下子便捅进了大半根,突然陷入洞内的大阴唇过了好一会儿都尚未翻出来,可见这一插的威力有多惊人,不过曹若白最爱的正是这种时刻,因此只见她双手勐抓着横杆高声娇呼道:「哎哟!你好强喔……噢、对!就是这样……你还可以再用力一点没关系。」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